今天是: 欢迎浏览株洲市中心医院官方网站!
行业新闻
您现在的位置:株洲市中心医院 > 新闻·公告 > 护理新闻
护理新闻

见惯了生离死别的护士说下了这番让人泪目的话

发布时间:2018年12月5日 来源:株洲市中心医院   访问次数 96次

2018——2019变化的不只是数字,我从青涩懵懂的小护士成长到成熟稳重的年纪,我最终也留在了向往的风湿免疫科工作。


以前觉得风湿免疫科学习机会多、环境好,更觉得患者病情简单,护理工作任务轻,身历其境之后才知道,免疫病患者病情复杂、病程进展快、治疗难度大,风湿免疫科的日子累并充实。

话说现在智能手机里都有个记步器,闲余之时同事们相互会较量“锻炼”的数据,查看一天的记录,每天至少一万二三千步,折算下来也整整近十公里。


在风湿免疫科工作七年,并没有所谓的“七年之痒”,而更多的是对生命的敬畏,同时让我感触最深的也是人与人之间真挚的情感。

盘阿姨,一名皮肌炎并肺间质病变的患者。在我印象中,她虽然命运多舛,但是却拥有一颗积极乐观的心态,十几年来经常面带微笑。

然而病魔无情,2016年初,疾病进展迅速,她又一次因肺部严重感染住进风湿免疫科。病情让她抵抗力低下,全科室从卫生员阿姨到科室主任都十分注意,生怕交叉感染。


虽然大家想尽了办法,病情仍然逐渐恶化。一天,阿姨由于呼吸衰竭进入昏迷状态,氧合非常低,主治医生小丽来不急多想立即决定转往重症监护室继续治疗。科里的医生护士推着床位拼劲全力疯狂的往前冲,并不停的大喊:“阿姨啊,您可千万要支撑住啊!一定要支撑住!”

上班以来,从来没觉得从颐康楼到重症监护室的路竟有如此远,一路狂奔,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。“快点,快点、快给她插管,救救她,求求你了!求求你啊!快点啊!”小丽医生声嘶力竭的呐喊,眼泪夺眶而出。那一刻我觉得她不仅仅是简单的一个医生角色了,是友情更是亲情。


阿姨仿佛感知到了我们心底的期望非常争气,十几天后顺利转出ICU。回来的那天我们集体迎接,仿佛是迎接家人远行归来,欢呼“盘阿姨回来了,回来了,她赢了!”。都说从ICU出来的患者都有一种微妙心理变化,称为“ICU综合症”但是她却没有,我想这大概就是“爱”的力量,让所有的不幸遭遇变得温情!

从青丝到白发

几个月前,我们收治了一名老婆婆,其实也是我们熟悉的老患者,一月一次的入院率。仿佛所有的风湿病患者最终都逃脱不了肺部病变,婆婆也不例外,干燥综合征并发肺间质纤维化,规律服用慢性抗风湿病药,效果不佳。


老婆婆免疫抑制非常厉害,心力衰竭,呼吸衰竭,病情非常危重,主治医生告诉家属,老婆婆的病情每况愈下,可能最终人才两空。但是家属的态度十分坚决,表示全力配合治疗。老伴更是表示会坚守在婆婆身边,只希望婆婆能多撑些时日,尽量减少她的痛苦。


是啊,相伴一生谁不想再多一点点时间陪陪自己最爱的人呢?于是,一个又一个夜班护士巡视病房,总是看见老爷爷守在床畔,每次护理操作爷爷细心帮忙,都希望通过自己的协助,操作能一次性成功,减少带给奶奶的创伤,多少次早晨上班等候电梯,总是能碰见爷爷手里握着奶奶爱吃的白米稀饭......仿佛他感觉不到一丝丝疲倦。


可是终究有一天早晨,奶奶却再也吃不到爷爷买的稀饭了,奶奶安静地走了,走的时候异常平静,没有忙乱、没有喧闹。我们都有些出乎意料,遗体料理之后,爷爷跑到护士站,眼眶通红、泪眼婆娑地握着护士的手连声道谢。转身便走到无人的走廊尽头仰面大哭......从青丝到白发,相伴一生!从此便孤身一人!谁又能体会呢?

少来夫妻老来伴

少年夫妻老来伴,执手相看两不厌。这是形容夫妻间情感的佳句,杨姐和先生也算是对它进行了完美的诠释。


杨姐是一名系统性红斑狼疮患者,虽然才三十几岁却也是近十年的老病友了。她不是非常合格的患者,吃药、随诊也是随着自己的性子,长期不规律的治疗使她的肾功能急剧下降,肾性高血压、重度贫血并发颅内出血,首诊收治于神经内科监护室,病情稳定后转入我科继续治疗。

记得转入那天我当班,过床时,手刚插到她身下。就听见了她尖叫,响彻云霄。吓得我够呛,以为弄疼了她,连连道歉,旁边的是她的爱人,彬彬有礼的和我摇头示意,“不是不是,我先和她说说”。说完便附身安抚亲吻,像安抚一个小宝宝,这样之后才顺利完成转接工作。


心电监测、静脉输液、血液采集一系列操作下来,我整整是花了一个钟头,满头大汗。因为每一步都需要大哥充分的安抚。“哎!碰到个棘手的事了,病人被宠成这样了!以后可咋办呀?”我心里犯了难。大哥倒是憨憨的,一个劲地和我道歉。

第二天清晨,夜班床旁交班,小姐妹告诉我29床家属在监护室守得太累了,想休息一下,但是病人又只要爱人在侧守护,于是大哥专门拿了根红绳套住他和妻子的手,说是都害怕,都害怕自己的爱人突然离去。套根绳子,那怕睡在陪人椅上也能感觉到对方的动静。


大哥也是常常被监护仪的报警声惊醒,紧张兮兮的关心着妻子的情况。床旁交接班时,可能真的是太累了,他们还在睡着,我们不忍心叫他起来,“就让他再睡一会儿,睡一会,至少减轻他们的一点点疲倦吧!”我轻声关上房门。一根红绳、一个拥抱、一句宝贝、一个亲吻......这些都是杨姐和爱人夫妻之间真爱的表现,最美好的爱情不就是,你在闹,他在哄、你受苦、他在熬!我想经历过这次劫难之后,杨姐应该会更珍惜自己的身体和爱人吧,因为她出院时和我说过,还要和大哥相守一辈子!

白发人送黑发人

我曾体亲身会过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的痛楚,但也能感同身受“白发人送黑发人”的悲痛,一幕幕往事又在脑海里浮现。


那是我刚到风湿免疫科的时候,一名患红斑狼疮的患者是19岁的花季少女,多器官功能衰竭,全身高度浮肿,严重感染。

患者来自农村,经济拮据,陪她来住院的是爸爸妈妈,因疾病拖了太久,最终结果也是无力回天。清楚地记得那天中午,女孩已奄奄一息,可能是当地的习俗,一定要回到家离开人世,这样就能找到回家的路。女孩父母决定放弃治疗,拔管之前,妈妈趴在病床边上失声痛哭,“妹子,爸爸妈妈对不起你,没让你过上好日子,你就好好的走吧,希望你身上没有痛,你在那边等着我,我会牢牢的记得你的模样,我百年之后会来找你团聚,下辈子我们还是一家人!”


有人说医院是见证人间情感的最真实的场所,医患情、亲情、友情、爱情,每一种都能深深的打动人心。

通讯员:风湿免疫科 刘慧蓉


株洲市中心医院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湘ICP备16017147号-1
医院地址:株洲市天元区长江南路116号 邮编:412007
24小时客服热线:0731-28561092 急救电话:0731-28219219
乘车路线:T16路、T42路、T61路、 T62路、T66路、T68路